请选择以下您要播放的线路
  • 发布时间:2018-06-25 22:43  |  点击:加载中...
请选择下载路线

文字内容

一家三代父子有亲成就《治家格言》的故事

歷史感應 不昧因果 善惡之報 如影隨形
  親愛的聽眾朋友們:大家好!父親節就要到了,父子有親是自性第一德,一切的美德,都從父子一體的親愛中流現出來。中華文明之所以承傳千萬年,老樹新枝、生生不息,其中的生命力,就是父子一體的親愛精誠。由此推展開來,就是以愛敬的心,對待一切人事物。讀書人敬愛老師如同嚴父,依教奉行、敦倫盡分、閒邪存誠,成為聖賢君子。 

  學者有所成就,必然「達則兼濟天下,窮則獨善其身」,繼絕學、開太平。明清之際的朱柏廬一家三代,父忠子義,他們看似獨善其身,實則兼濟天下,以家風、家道和家學成就了一個偉大的時代。

父子有親成就《治家格言》——朱柏廬一家三代的故事 

  朱柏廬,本名朱用純,公元一六二七年生於昆山。這一年,明熹宗駕崩,崇禎皇帝登基,明朝已是西風殘照。  

  小柏廬是在父親朱集璜的言傳身教下成長起來的。朱集璜的學問、德行備受尊重,有數百人慕名前來學習,被當地人尊稱為「節孝先生」。所謂「節」,就是指集璜先生的所作所為都能遵從道義;所謂「孝」,是指先生的為人至孝。

  節孝先生的孝道,是他的父親朱家佐先生成就的。朱家佐字筑嚴,一生以力行、實幹著稱。先生的生母去世得早,他便對繼母夏太夫人非常孝順。就在先生即將去世的時候,他對兒子朱集璜說:「好好奉養祖母,好好送她終老!」 

  節孝先生尊崇父命,恭敬奉事祖母,二十年如一日,讓老人家安享晚年。先生的孝行與學問,得到了鄉民的尊重與愛戴。他雖然沒有什麼官職,卻依然能夠運用自己的知識和能力,為民請命、為民造福。晚明時期,許多地方天災與瘟疫一併爆發,節孝先生便和學生們一起研究水利、經濟和稅收方面的專業知識,盡其所能地為家鄉勘探地形、興修水利、疏通運河、改善民生。隨著王朝走入末世,社會治安也越來越差,節孝先生又協助官府維護秩序、護佑鄉民,將儒家「經世致用」實實在在地做了出來。

  朱柏廬的母親是一名非常吃苦耐勞的傳統女性。她一生起早貪黑,任勞任怨照顧全家。當節孝先生在外奔走、為民請命的時候,母親就在家中織布、勞作,一方面勤儉持家、貼補家用,另一方面也不斷督促孩子們讀書。柏廬先生在他的《治家格言》中開篇便說:「黎明即起,灑掃庭除,務必內外整潔。」寫得就是母親勤勉的一生。 

  小柏廬大約四五歲時,父親在常州一位姓徐人家的私塾教學,小柏盧也跟著學習,讀朱熹的《小學》,成爲父親的學生。《小學》全書共六卷,目的就是教孩子們懂得做人、明了是非善惡的標準、能够趨吉避凶。朱熹夫子曾經說過:「後生初學,且看《小學》書,那個是做人的樣子。」所以,在這部書問世之後的一千年間,一直都是啟蒙必修課。

  朱柏廬本名用純,父親期待他能夠純淨純善、誠敬立身。在父親的悉心教導下,他十六歲成為秀才,父親看他才氣英發,覺得很是欣慰。接著,從北京那邊傳來清軍入關的消息,次年,清兵打到了昆山。節孝先生與學生們一起組織鄉民、抵抗外族入侵。然而,明朝大勢已去,一六四五年七月六日,昆山兵敗,節孝先生投河殉國,門人孫道民等不屈而死者五十多人。這一年,朱用純只有十八歲。 

  國破家亡、喪亂及身,可謂「覆巢之下,幾無完卵」!父親殉難之後,朱用純嚮往父親的氣節,效法三國時期的孝子王裒(音póu),便自號「柏廬」,提醒自己持守節義、圓滿孝道。
  王裒生活在三國時期,曹魏滅亡之際,父親被害去世,他為父親守墓,常在墓前的柏樹前哀傷哭泣,並且終生隱居,不為新建立的晉朝服務。足見志不可奪,志不能奪。
  從此,鄉親們就尊稱他為「柏廬先生」,這是尊重一位布衣平民的志向。孔子説過:三軍可以奪帥,匹夫不可奪志。柏廬先生用一生將孔子的教誨做了出來。

  朱柏廬是長子,父親走後,生活的重擔全部落他身上。兩個弟弟還年幼,四弟還沒有出生,加上局勢動蕩,一家人顛沛流離,輾轉謀生,此中種種困頓、苦難,非常人所能夠想象。可是,先生在照顧家人的同時,也想方設法支持族人共度難關。在這人生最為困苦的時候,先生依然努力做到持家如法,言辭端正;面對兄弟叔侄,也一定要分多潤寡。 

  待到局勢穩定,一家人終於回到了家鄉。柏廬先生開始像父親一樣到富人家開設的家塾教書謀生。他不敢忘記當年父親的教誨,更將父親的威儀有則、師道尊嚴,都一一繼承下來。雖然前來學習的學生大多數只想求取功名,但是,他還是不斷強調「讀書志在聖賢、非圖科第」,以幫助學生立志。他和父親一樣,先教授朱熹的《小學》,扎好做人的根本。

  這段時間,他一邊謀生,一邊向夏永言先生學習,提升學問。雖然意在做一名隱士、教書育人,但是讀書人的平生大志不可一日或忘:這就是為往聖繼絕學、為萬世開太平。他說:  

  熒熒殘灺(音「謝」)。
  喔喔雞鳴。
  朗吟不輟,
  促席相隨。
  非一朝之榮名是勉,
  乃千秋志節為期。  

  柏盧先生在三十一歲時,看到讀書人放不下爭名奪利的心,社會還延續著晚明時期講究享樂的風氣,覺得十分痛心。讀書人如果念的是聖賢書、談的是道德學問,想的和做的卻是及時行樂、功名利祿,傳統文化就會在知行不一中斷掉。公元一六八五年,柏盧先生談到:只有以修身為本,才能做到格物致知、誠意正心。若不能靠著聖賢經傳去做,則「難免以學術殺天下」。這正是他檢討明朝亡國的肺腑之言。

  面對新時代,先生深感誠敬立身、知行合一是救世良藥,又慚愧自己雖然從小讀書;但是,人到中年還是做不到純淨純善,遂開始撰寫《毋欺錄》,意思是力行古人的教誨,從「不自欺」開始。 

  《毋欺錄》不僅記錄了先生本人的心路歷程,更可以看到他端正世道人心、推行倫理教化的種種實踐。無論嚴寒酷暑,他都會講論終日,沒有絲毫疲倦。先生處事待人,非常禮讓、寬和,但是對待自己,卻十分嚴格、自律。在學問方面,他全心教育年輕人,而不是追求個人在學術方面的發展。他將教學資料用工筆楷書抄錄成冊,以幫助後人學習、參考。人們都說他的家塾宛若當年「玉峰夫子之門」。 

  昆山人所說的「玉峰夫子」是指柏盧先生的高祖父朱希周。明孝宗時,年僅二十三歲的朱希周一舉奪魁,成為狀元。柏盧先生所承繼的,不僅是高祖的博學,更是朱家數代以來所養成的樸實、力行的家風。他說,為了挽回世道人心,靠的不是高深的學問,而是要以普通百姓為對象去立言設教。畢竟,妙理貴恭行。先生在三十五歲時說: 

  「下學而上達,上達即在下學中……學之必不可不進於上達,而教之必不可不主於下學也:蓋聖人只是下學中人也。」  

  這段話大致是說,好好在日常生活中力行,逐漸達致聖賢境界。讀書求學,一定要做聖賢;教學力行,一定不離日常生活。聖人只是能夠將大道理圓融無礙地用在生活上而已啊!

  在這個思想指導下,柏盧先生將朱子的《小學》,進一步寫成人人都可以遵行的《治家格言》。他認為,學習如理如法地生活,在起心動念處修習誠、敬,就能變化氣質,成為聖賢、君子。如此立身,就能過得安康、樂在其中;如此持家,也一定能讓家庭和睦、幸福美滿。這樣的家庭多了,太平盛世就實現了。 

學歷史 說感應 知善惡 明因果  

  親愛的聽眾朋友,柏廬先生到底是如何做到古書上所說的「君子不出家而成教於國」的?他如何能夠歸隱家鄉、在潤物細無聲中成就清朝務實的學風?清朝統治者又如何從外族入侵轉變成為士大夫心目中的「國朝」、滿族人又如何因為夫子的教化而成為中華民族的一部分?今天時間到了,敬請聆聽下一集朱柏廬一家三代父子有親的故事,感謝您的聆聽!下次再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