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容来源--因果教育弘化网
请选择以下您要播放的线路
  • 发布时间:2018-08-20 21:59  |  点击:加载中...
请选择下载路线

教育篇 净土篇 榜样篇

正反排序

文字内容

佛陀因地割肉喂鹰的故事

時間段:01:28:11-- 01:38:09
再來我們看下面這個,『憐憫於一鴿』,這個是在《菩薩本生鬘論•卷第一•尸毗王救鴿命緣起第二》,在《大正藏》裡面有提到這一段經文,就是「毗首天子,化為一鴿,帝釋作鷹」。就是毗首天子祂變成一隻鴿,「帝釋」就是忉利天主嘛,祂變成一隻鷹。「急逐於後」,在後面追逐,「將為搏取」,要把牠抓下來。「鴿甚惶怖」,那鴿子就覺得很恐怖,「飛王腋下」,就飛到國王的腋下,「腋下」就手臂下面,「求藏避處」,想要躲藏起來。
「鷹立王前」,這個老鷹就站在國王的前面了,「乃作人語」,這個鷹就會講人的話了,「今此鴿者是我之食」,這隻鴿子是我要吃的食物,「我甚饑急」,我很饑餓,「願王見還」,就是國王你把這個鴿子給我吃。「王曰」,這國王就發願了,「吾本誓願當度一切」,我發願要度一切眾生,「鴿來依投」,這個鴿子飛到我這邊來,「終不與汝」,我不願意給你。
「鷹言」,這老鷹就說了,「大王今者愛念一切,若斷我食,命亦不濟。」老鷹就說了,牠說,大王你今天,你要愛念一切眾生,如果我沒有食物吃呢?我也沒命了,老鷹說,我肚子餓了,我也沒命了。國王就說了,「王自念言」,國王就說了,「害一救一於理不然」,他說,我害死你這個老鷹,和我救這個鴿子,叫「害一救一於理不然」,理論上講不通,於理說不通。「唯以我身可能代彼」,那好了,那由我自己好了,「唯以我身可能代彼」,我來代替你們好了。「其餘有命」,讓你們都有生命了,「皆自保存」,你們都可以保存生命下來了。「即取利刀」,就把刀子拿出來,「自割股肉」,自己割一塊腿肉。持此肉與鷹,就把這塊肉來餵老鷹,「貿此鴿命」,就也保住了這隻鴿子的生命了。
「鷹言:『王為施主,今以身肉,代於鴿者可稱令足。』」牠說,哎呀,國王你了不起,你真的是大布施的一個國王,你竟將自己身上的肉來代替這個鴿肉,哎呀,讓人家非常地讚歎啊。「王勅取稱,兩頭施盤,挂鉤中央,使其均等;鴿之與肉,各置一處,股肉割盡鴿身尚低,以至臂脇身肉都無,比其鴿形輕猶未等。王自舉身,欲上稱槃(盤),力不相接失足墮地,悶絕無覺,良久乃穌。以勇猛力自責其心:『曠大劫來我為身累,循環六趣備縈萬苦,未甞為福利及有情。』」這個國王就講了,說我無始劫以來,就是為了這個身體所勞累,循環在六道裡面輪迴不已,受盡各種萬苦,我從來沒有給眾生一個福利,沒有利益過眾生,利益一切有情。「今正是時何懈怠耶?」現在正是時候來供養眾生,怎麼可以懈怠呢?
「爾時大王,作是念已」,這個大王起了這個善念以後,「自強起立」,他本身要倒下去了,又昏迷了,「自強起立置身盤上,心生喜足,得未曾有。」這時候法喜現前,非常高興,「得未曾有」,從來沒有這麼法喜過。「是時大地六種震動」,這是他捨身供養眾生嘛,這是表示什麼?當你破了我見的時候,當你身見破掉的時候,那種跟虛空合為一體的時候。如果你是小乘來講,你破身見的時候,就證初果須陀洹;如果是大乘圓教來講,是初信位的菩薩,他破身見了。
「大地六種震動,諸天宮殿皆悉傾搖,色界諸天住空稱讚」,諸天神共同讚歎這位大王,他捨身為眾生,「見此菩薩難行苦行」,看到這位菩薩難行能行,忍一切苦,叫「難行苦行」。「各各悲感淚下如雨」,感動得大家都流下眼淚,「復雨天華而伸供養」,後來天人就散下這些天花來供養這位了不起的菩薩。
最後這一隻鴿跟這老鷹又恢復原形了,「時天帝等復還本形」,老鷹就是天帝變的嘛,鴿子是毗首天子變的嘛。天帝就現在國王面前,「住立王前作如是說:『王修苦行功德難量』」,祂說,哎呀,國王,你修難行能行的苦行,功德實在是無量。「為希輪王釋梵之位,於三界中欲何所作?王即答曰:『我所願者,不須世間尊榮之報。』」這國王回答說了,他說,我在這個三界裡面,我不需要任何世間的富貴尊榮的果報。「以此善根誓求佛道」,他說,我只要上求佛道,下化眾生,我只要開智慧就好了,無上正等正覺,「以此善根誓求佛道」。
「天帝復言」,天帝就繼續說了,「復言」就是繼續說了。「王今此身痛徹骨髓,寧有悔不?」祂說,你今天捨這個身體,「痛徹骨髓」,痛得不得了,你有後悔嗎?「寧有悔不?」「王曰:『弗也!』」他說,我沒有後悔,國王說,我沒有後悔。「我觀汝身甚大艱苦,自云無悔」,他說,我看到我這個身體才是大苦惱,我不會後悔的,「自云無悔,以何表明?王乃誓言曰」,你用什麼來證明呢?
國王就說了,「王乃誓言曰:『我從舉心迄至於此,無有少悔如毛髮許。若我所求決定成佛真實不虛得如願者,令吾肢體即當平復。』」他說,我沒有任何的留戀,對於這個身體,我沒有任何的後悔,就算一根毛這樣,我也無所求,我決定成佛,我這樣的心念是真實不虛的,我這樣的願是真實不虛的,如果我不是這個願,我這個身體就不能夠恢復,「得如願者,令吾肢體即當平復。」他說,如果我這個願能滿足,我現在已經割掉這個身體能夠馬上恢復,「作此誓已頃得如故」,馬上就恢復完整的身體了。「諸天世人讚言希有,歡喜踊躍」,當時所有天人讚歎這個國王,世間所稀有的,「歡喜踊躍不能自勝。」
「佛告大眾:『往昔之時尸毗王者,豈異人乎?我身是也。』」當時佛陀就說了,他說,那位尸毗王者就是我本人,他不是普通人,是我,就是那位割肉餵鷹的國王就是佛陀的前身。佛陀在因地當國王的時候,就這樣的為救苦救難的眾生,寧可捨身為眾生,這個我們要學習佛陀的這樣的一個精神,這叫做「憐憫於一鴿」的典故由來,從《菩薩本生鬘論.卷第一》裡面出來的。當時那個國王叫尸毗王,「尸毗王救鴿命緣起第二」,從這裡面出來的。
摘自《太上感應篇彙編》(第一七八集) 黃柏霖警官主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