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容来源--因果教育弘化网
请选择以下您要播放的线路
  • 发布时间:2018-07-05 14:06  |  点击:加载中...
请选择下载路线

文字内容

六祖大师的生平之上

時間段:00:57:41.340--01:15:07.760
『六祖慧能曰』,他是唐朝人。這個地方,「慧能」是用智慧的慧,那有很多人就會疑惑了,到底是恩惠的惠呢?還是智慧的慧?兩個都有人用。像《感應篇彙編》,這個地方是用智慧的慧,就慧能大師,但是一般都是用恩惠的惠,一般是用恩惠的惠。那麼在《六祖大師法寶壇經》裡面,是用恩惠的惠,他是禪宗第六祖。我們現在來介紹他關於這個名號的由來,就是惠能大師這個名號的由來。他後來往生以後,皇帝追封他為大鑑禪師,他是公元六三八年到七一三年,唐代的高僧。
六祖大師法號的由來是這樣的,有說是智慧的慧,也有說是恩惠的惠。因為六祖他在出生的時候,在六祖門人曹溪法海曾經記載,「專為安名,可上惠下能也。父曰,何名惠能?僧曰,惠者,以法惠施眾生;能者,能作佛事」。這個地方我解釋一下,當時六祖大師出生的時候,有兩位僧人到他家去敲門,他父親就把門打開,那兩位僧人就恭喜,恭喜這位六祖大師的父親,俗家的父親盧行瑫。他說,哎呀,恭喜菩薩,你們家得貴子。貴子就是很好的一個小孩。可以幫他取名,取什麼名字呢?可以取惠能。那他父親就問說,他說,為什麼取惠能呢?他說,為什麼取這個惠能名字呢?那個出家人就說了,「惠者,以法惠施眾生」。果然講對了,六祖大師是古佛再來的,也是菩薩乘願再來的,以法來幫助眾生,《六祖大師法寶壇經》就是「以法惠施眾生」。「能者,能作佛事」,什麼叫「佛事」?「佛事」就是清淨的事情叫「佛事」。所以六祖大師他天生非常地聰穎,他一聽到法,他就悟,但是他不認識字。六祖大師,安放他的真身的,也就是他肉身菩薩,那個南華禪寺,南華禪寺也是用惠能,恩惠的惠。所以我們習慣是用惠能,就是恩惠的惠,惠能大師為準。
惠能大師的早年生平是這樣的。在《六祖壇經》裡面,惠能大師自己敘述他的家庭,他祖籍是范陽人,就今天河北省,那個地方的地名叫范陽。父親是盧行瑫,也是擔任官員,後來被貶官放逐到嶺南,就今天的廣東跟廣西這一帶。那貶官以後,就在嶺南這邊就往生了。那麼六祖大師他父親早亡以後,他家境非常貧窮,他就以賣木柴為生來孝養他的母親。他不認識一個字,不認識字。
有一次,惠能大師在挑木柴到客店去賣,聽到一個客人誦《金剛經》,誦到「應無所住而生其心」,他豁然頓脫。也就是說他在那一剎那,他明心見性,見性成佛。他就問客人了,你在讀什麼經呢?客人就跟他講,讀《金剛經》。那麼六祖大師聽了他讀誦《金剛經》的時候,他便開悟了。他就問,這個《金剛經》從哪裡來的呢?讀誦的這位客人說,他從蘄州黃梅山東禪寺請來的,那裡有五祖弘忍大師在弘法,也就是禪宗的第五祖,法門非常興盛,座下有一千多個弟子,有一千餘人。
後來就有一位功德主,有一個人出資金錢,幫助六祖大師惠能大師,去黃梅山東禪寺去請法、去參學。這位善心人士取銀十兩供養他的母親。惠能大師就告別他的母親,前往黃梅拜見五祖。他拜見他的師父五祖的時候,他的師父有問他,你來這邊做什麼?問其所來以及「欲求何物?」,你來這邊做什麼?那六祖大師就回答說了,「師答曰:『弟子是嶺南新州百姓,遠來禮師,惟求作佛,不求餘物。』」這口氣非常大,果然是大菩薩再來。他說,我是嶺南新州的百姓,我老遠到這個地方來頂禮老師你,我只有求作佛,其他我沒有想求的。直接了當,我只求作佛,「不求餘物」。「五祖謂:『汝是嶺南人,又是獦獠,若為堪作佛?』」他說,你「是嶺南人,又是獦獠」。「獦獠」是那時候,因為嶺南廣東廣西那一帶都沒有開發,所以用現在的話說,那個地方是沒有文化的民族。他說,你又是「獦獠」,就是沒有開發的民族,沒有開化的民族,就是沒有文化的地方,你怎麼可能作佛呢?「若為堪作佛?」
「惠能曰:『人雖有南北,佛性本無南北』」,獦獠身與和尚身,「獦獠身與和尚不同,佛性有何差別?」這講得真的是擲地有聲,他說,人雖然有南北,師父你是北方人,我是南方人,佛性哪裡有分南方的佛性跟北方的佛性呢?佛性就是佛性,不增不減,不垢不淨,不生不滅。佛性就是「無所從來,亦無所去,故名如來」,《金剛經》裡面這樣說。所以他說,佛性沒有分南北,所以每一個人都有佛性,那蠢動含靈也有佛性。那獦獠身跟和尚身不同,我是沒有讀過書的人,那和尚你是一個出家人,我是獦獠身,我跟和尚,雖然我們的因緣不一樣,那佛性有什麼差別呢?五祖大師一聽就很驚訝說,這個人的根器怎麼這麼利?不認識字,他能講出這樣的話出來。所以開悟與否,非關文字。
所以為什麼《大乘起信論》裡面講,「離言說相」,「一切法從本已來,離言說相、離名字相、離心緣相」,就這個道理。「畢竟平等、無有變異、不可破壞,唯是一心故名真如」。「畢竟平等」就是沒有分南北,沒有分獦獠身、和尚身,這「畢竟平等」。「無有變異、不可破壞,唯是一心,故名真如」。所以五祖弘忍大師覺得他根機太利了,「稟性非凡」,就派他到廚房去舂米了,你到廚房去做事。總共在那邊待八個月,他只做兩件事情,舂米、破柴,從來沒有一次上過大殿,也沒打過一次禪七,也沒有聽過一次法會,都沒有。
你看,當時五祖弘忍大師準備要傳法,他就叫弟子要寫一首偈語出來,來勘驗他們的修行境界,以便來傳衣缽,「傳衣授法」。那麼當時神秀大師就在南廊壁上寫一首偈語,「身是菩提樹,心如明鏡臺,時時勤拂拭,勿使惹塵埃。」弘忍大師出來一看,他說,這個偈語沒有見性,叫大家拿香祝拜就可以了,依這樣去修行,就可以得到利益了。為什麼?因為神秀大師這個「身是菩提樹」,我們這個清淨法身也不是菩提樹,菩提樹只是一個比喻而已。我們有清淨法身佛、圓滿報身佛、百千億化身佛,我們一體三身佛,這是我們本來的面目。所以我們這個身,神秀大師是以菩提樹做比喻,就表示他還有一個依止。那他以明鏡臺比喻我們的本心,「心如明鏡臺」。「時時勤拂拭」,就好像那個鏡子一樣,鏡臺常常給它擦拭,上面會有灰塵,常常把它擦拭,不要讓它惹塵埃。這個偈語,他沒有開悟,他還有一個依止,也就是法執未破。所以五祖弘忍大師說,拿香祝拜可以得到利益。
惠能大師他當時在舂米房,聽到童子在誦這首偈語,他也說,這個偈語沒有見本性。然後他後來請人代勞,他也想跟眾生結來生緣,他就到這個壁上,他也寫了一首偈語,請人家代寫,他說,「菩提本無樹,明鏡亦非臺,本來無一物,何處惹塵埃?」這個本來無一物就是什麼?本自清淨、本自具足、本不動搖、本無生滅,你只要不起心、不動念,怎麼還會有煩惱呢?「何處惹塵埃」呢?所以菩提本來具足,樹只是一個比喻而已。那菩提自性非大小方圓,非青黃赤白,所以也不是樹可以去比喻的。「明鏡」就是我們的心鏡,我們這個心鏡也不是用一個鏡臺可以去比喻。我們的心鏡,我們這個心的照性,我們的覺性,鏡子有照性。那我們這個真如自性有覺性,我們這個自性的本體就是我們的見聞覺知,有我們的覺性。我們的覺性在哪裡?我們找不到。本體見不到,作用看得到,就像鏡子,鏡子的照性在哪裡?鏡子的照性,你見不到,你走過去,它就照,你不走過去,它也在照。你走過去,照一個,「胡來胡現,漢來漢現」。胡就是外國人,外國人走過去,它照外國人,本國人走過去,它就照本國人,所以「胡來胡現,漢來漢現」,沒有人走過去,它還在照。所以這個照性你找不到,但是在相上見得到。
那我們的覺性在哪裡?我們的覺性在六根接觸六塵的作用上。你有沒有起心動念,你就知道了,你眼見色、耳聞聲,你就有喜歡跟不喜歡。那你眼見色、耳聞聲,如果你沒有憎愛,沒有喜歡跟不喜歡,那個叫見性。你耳聞聲,沒有分別、執著,沒有妄想,那叫聞性。可是如果你聽到這個聲音、音樂很喜歡,你起了貪愛,那就變聞識了。你聽到這個音樂,很不喜歡,生起一個討厭心,那聞性就變聞識了。這個照性,你就見不到了,這個覺性,你就見不到了。所以大經裡面講說捨識用根。所以鏡子的照性在哪裡?「胡來胡現,漢來漢現」,在作用上,在相上,你去找那個、見那個照性。那我們的覺性呢?我們的覺性在根塵接觸的時候,第一念是清淨的,是本自清淨、本自具足、本無動搖、本不生滅,那你起了憎愛以後,那就由真如變成煩惱。所以本來無一物,怎麼會惹塵埃呢?你起心動念了嘛。
那麼大家就很驚訝,弘忍大師見了以後告訴大家,這個也沒有開悟,就把這個偈子擦掉。後來弘忍大師就到舂米房去,就用拄杖在地上敲三下,那六祖大師就明白。到三更的時候,五祖為他袈裟遮圍,印證,用《金剛經》印心,因為禪宗從初祖到五祖都是用《金剛經》印心的,用《金剛經》印心。到「應無所住而生其心」,大徹大悟,然後再提出他的心得報告,就是何期自性,本自清淨、本自具足、本無動搖、本不生滅,何期自性,能生萬法。這個五個偈子是他的心得報告。本自清淨、本自具足、本不生滅、本無動搖,是它的本體。何期自性,能生萬法,是它的作用,他證得體用不二。所以五祖決定他就是衣缽傳人,並且咐囑六祖大師坐船南下,等待時機弘法。那衣缽就不再傳了。當時有告訴他,「逢懷則止,遇會則藏」。就到廣東四會縣的時候,你就隱藏起來。「逢懷』就是到懷集縣,四會縣跟懷集縣都在廣東。「遇會則藏」,「逢懷則止」,到懷集縣的時候,就在那邊就停止了。
摘自《太上感應篇彙編》(第六集) 黃柏霖警官主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