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容来源--因果教育弘化网
请选择以下您要播放的线路
  • 发布时间:2018-07-11 22:46  |  点击:加载中...
请选择下载路线

因果篇

正反排序

文字内容

奸污僧尼 堕无间地狱

時間段:00:47:04:23--00:58:20:20
這裡就是有提到『尼僧靜守佛地』,侵犯尼僧的這個情形,我們來跟各位報告一下。在唐湘清所編的《因果報應錄》裡面,這一本裡面有一篇故事,就是提到姦汙出家人要墮無間地獄。他說,邪淫的惡報,由於邪淫的對象各不相同,所以惡報的輕重也大有差別。《華嚴經》講,「邪淫之罪,亦令眾生墮三惡道。若生人中,得二種果報:一者妻不貞良,二者不得隨意眷屬。」以上所述的妻子不貞良,以及得不如意的眷屬。就是妻子不貞良,就是如果你犯邪淫的話,你來世結婚的話,你的太太,你的妻子也不能夠貞良,也會去紅杏出牆,我們現在俗話講叫紅杏出牆。這是《華嚴經》裡面講的,一個是妻子不貞良,第二個就是得不如意眷屬報,也就是說,你犯邪淫的話,你來世或是說你生在人中以後,你的眷屬,家庭會不和諧。常常爭鬥啦、爭吵啦、意見不合啦等等,常常為了這個事情,彼此個性不合,爭鬥不休,這叫不如意眷屬。《華嚴經》裡面講說,如果犯邪淫的話,這兩種果報,那這個在唐湘清他的解釋裡面說,這是最輕的邪淫惡報。
《地藏經》裡面講說,「若遇邪淫者,說雀鴿鴛鴦報。」你犯邪淫的話,會去當麻雀啦、鴛鴦啦,這種因邪淫而墮畜生道,這是邪淫惡報中較重的,這是第二種。《罪福報應經》裡面云,「婬人婦女者,死入地獄,男抱銅柱,女臥鐵床。」在《罪福報應經》裡面說,邪淫他人的婦女、他人妻子的話,死後是墮入地獄,「男抱銅柱,女臥鐵床」,這是第三種,邪淫而墮地獄。第二種是墮畜生,「雀鴿鴛鴦報」,變鴿子啦、變麻雀啦。第三種是墮地獄,這種因邪淫而墮地獄,是惡報中更重的。
可是以上這三種都不是最重的邪淫惡報。究竟哪一種邪淫是惡報中重的無可更重的惡行,就是重中之重呢?就是這裡講的侵犯尼僧,姦汙出家人,這個果報最重,是重中之重。也就是你姦汙出家人,這不是只有男的對尼僧,女眾去誘惑出家人,就讓出家人後來還俗了,這也犯了這個姦淫出家人。所以姦汙出家人是犯了佛法中所說的根本重罪,要墮無間地獄,最苦的、最慘的,永無出期的無間地獄,五無間地獄,所以萬萬玩不得。
《地藏經》云,「若有眾生」,這《地藏經》裡面有講,「若有眾生」,「玷汙僧尼」,「當墮無間地獄」,這佛陀在講《地藏經》裡面講出來的。「千萬億劫,求出無期。」怎麼樣叫做「玷汙僧尼」呢?胡宅梵居士在《地藏經》白話解釋一書中說了,「玷汙僧尼」是說有一般無賴的浪子,「引誘姦淫清修女子或尼僧;或有無恥的婦女,自己不肯守貞,假裝入寺修行,心存邪淫,擾亂初學僧人」,暗中私行淫慾,「沒有一些慚愧的」。「像這一類,都是罪大惡極的眾生」,死了也應該打入無間地獄。「姦汙僧尼是罪大惡極的根本重罪之一。」
可是很多社會上不明白因果的男女,犯這樣根本重罪,竟也不少。周安士居士在所著的《安士全書》裡面的卷三裡面,「欲海回狂」一書曾有如下的記載。周安士說,「許兆馨是福建省晉江縣人」,他在戊午年的時候考中舉人。有一天前往福州拜謁他的老師,「路經一座尼庵」,看到尼庵中有一位妙齡女尼,「眉清目秀,皮膚淨白,不禁心動」。「他就進入庵內」,向那位年輕的尼師挑逗。可是尼師不理睬他,不為所動。這個許兆馨「竟以權勢脅迫」,欲以強暴。第二天,這個許某竟無緣無故的發狂,突然間發狂,把自己的舌頭咬斷,流血不止而死掉。他這個就是犯了極重的罪,就是剛才講的重中之重,馬上現報應,馬上報應,他這個在伽藍內姦行淫欲。周安士居士在這個故事後面,加註了八個字,就是「此是花報,果在地獄」。那是說許某咬舌而死,這只是看得到的花報,其惡果要墮無間地獄。
地獄有大小之別,姦汙出家人要墮地獄中最慘的無間地獄。這個周安士居士說了,數十年來,我看到僧尼受到在家壞男人或壞女人誘姦而還俗者,不下數十人,這個應該是唐湘清居士的見解。他說,數十年來,我看到僧尼受到在家壞男人或壞女人誘姦而還俗者,不下數十人。可是也有一些人,犯了破壞僧寶戒體的重罪,出家人他有比丘戒,他有戒體。那麼有些人就不以為非,認為和尚還俗以後,一樣可以弘法利生。所以犯了重罪而不知道錯誤,殊不知僧居於三寶之一,在佛教中的地位是三寶,極為崇高。居士雖然可以弘法,但是他的價值遠不如僧寶。所以「姦汙僧尼,甚至誘其還俗,就是毁滅僧寶」。「所以《地藏經》把玷汙僧尼,列為根本重罪之一,要墮無間地獄。」
所以唐湘清居士說了,「我奉勸世俗的在家人,男人找不到對象,即使一生一世討不到老婆,也絕不可以無賴的去誘姦尼僧還俗。女人找不到對象,即使一生一世嫁不出去」,也不可以無恥的誘姦比丘還俗。「因為玷汙僧尼是犯了佛門的根本重罪,要墮永無出期的無間地獄」,萬萬做不得。這個是提供給大家參考,事實上現在也都是有這種現象,女眾就對師父非常仰慕。所以我們面對異性的出家人,應該保持高度的清淨。
摘自《太上感應篇彙編》(第二一四集) 黃柏霖警官主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