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 »  黄柏霖老师  »  因果篇  »  女鬼索命
内容来源--因果教育弘化网
请选择以下您要播放的线路
  • 发布时间:2018-07-12 20:27  |  点击:加载中...
请选择下载路线

因果篇

正反排序

文字内容

女鬼索命

時間段:01:21:19:02--01:32:41:22
『以無獲倖免』,這就是我們這裡面故事講的,嚴武以酒來灌醉軍使的女兒,後來軍使到京城裡面去投訴,那朝廷派人要來追查,要來查這個案子。『詔出收捕』,要來搜捕他,嚴武就利用半夜,乘這個軍使的女兒喝醉了,解開琵琶的弦,把祂勒死了,然後把祂沉在河裡面,放到河裡面沉下去了。但是第二天,朝廷的官員要來調查的時候,搜捕嚴公的船,裡面沒有證據,「以無獲倖免」的意思就是這樣,就沒有證據,所以沒有辦法辦嚴武。
『在蜀得病』,這個在《太平廣記·卷一百三十》裡面,有這一段節錄。嚴武他擔任劍南節度使的時候,他有一次生病了,他的個性很好強,而且嚴武這個人,他不相信這些巫祝之類。「巫祝」就是我們現在講的這些道士啦,這些算命卜卦的啦,他不相信這些,如果有人跟他說,都被他判罪。
有一天,有一個道士,大概跟嚴武交情還不錯,那個道士就跟嚴武說了,他說,「公有疾,災厄至重,冤家在側,公何不自悔咎,以香火陳謝,奈何反固執如是。」他意思就是說,這位道士就跟嚴武說了,他說,你今天生病,你的災厄快臨頭了,你的冤家就在旁邊了,你為什麼不向祂懺悔呢?你做一些功德迴向給祂,「香火陳謝」就做功德迴向給祂,為什麼你還固執的這樣呢?嚴武怒而不答。道士又說了,「公試思之,曾有負心殺害人事否?」喔,這個道士也是有一點小功夫,他說,「公試思之」,就是嚴公你仔細想一想,你有沒有「負心」,就違背良心殺害一個人的事情呢?
嚴武「靜思良久」,嚴武還是非常非常地固執,他沉思良久以後說,沒有,「曰:『無。』」「道士曰:『適入至階前,冤死者見某披訴。某初謂山精木魅,與公為祟,遂加呵責。他云,上帝有命,為公所冤殺,已得請矣。安可言無也。』」他的道士就說了,他說,我剛走到那個臺階的時候,那位冤魂就跟我投訴了,我以為是山精木怪,就是山上總是會有這些「山精木魅」,就是這些鬼魅,我以為是山精鬼魅要跟你作祟,所以我還呵責祂。結果這位女鬼跟他講,我是上帝有命,我被嚴公所冤殺,我已經拿到令狀,想拿他的命,「已得請矣」,就是想要拿他的命。怎麼可以說沒有呢?「安可言無也」。這是冤鬼跟道士的對話。
「武不測」,嚴武他不敢做決定,到災禍臨頭,他還是死不認罪。「且復問曰」,他還在懷疑,所以這種人就是我剛才講的,就是邊見,他就是斷見,他認為人死了什麼都沒有,這種人是什麼事情都敢做的,什麼惡他都敢做出來,就像嚴武這種人。他就再問道士說,「其狀若何?」祂長得什麼個樣子呢?「曰:『女人年才十六七,項上有物是一條,如樂器之弦。』」哇你看,多厲害。剛才我們有講,朝廷要派人來查這個案子的時候,嚴武是在船的上面,大概跟那個女的在,跟那個軍使的女兒在飲酒作樂。那朝廷要來調查他的時候,他一緊張,要毀屍滅跡,就用琵琶上面的那個弦,扯下來把那個女的勒死,丟到水裡面去了,這個道士就見到了。
嚴武問他說,長什麼樣子?他說,這個女人大概十六、七歲,脖子這邊有一條東西,看起來像樂器的弦。喔你看,你怎麼殺死祂,那個證據都還在。「武大悟」,那個嚴武就認罪了,他終於承認了。承認什麼?靈性殺不死,冤魂不散。「武大悟,叩頭於道士曰」,就向那個道士叩頭了,「天師誠聖人矣。是也,為之奈何?」他說,哎呀,天師啊,你實在是聖人啊,可是要怎麼辦呢?「為之奈何?」
「道士曰:『祂即欲面見公,公當自求之。』」他說,這個女鬼堅持要見你,你自己好自為之吧。嚴武「悔謝良久」,嚴武到這個時候來就後悔謝罪。「兼欲厚以佛經紙緡祈免」,這就是什麼?臨時抱佛腳。他就要怎麼樣?他印佛經,然後燒紙錢,希望不要拿他的命,「祈免」。「道士亦懇為之請」,這個道士也幫他求情了。「女子曰:『不可。』」「期在明日日晚」。祂非報仇不可,祂說,「不可」,不答應。
所以人這個冤氣,在祂斷氣那一剎那,祂知道是誰殺祂的。你看他本來是兩個很恩愛啊,嚴武很喜歡祂。結果恩愛的愛人,把祂勒死了變成仇家。所以老法師跟我們講,我們還沒證到阿羅漢,破見思惑,都不能相信你所講的話。為什麼?因為我們都用第六識的分別、第七識的末那執著、第八識的阿賴耶識,我們都用八識五十一個心所。四大煩惱常相隨,我貪、我愛、我瞋、我癡,起心動念,無不是業,無不是罪,《地藏經》裡面講的。
所以為什麼自性是跳脫善惡對待?自性它是絕待,它沒有善、沒有惡,它跳脫、它超越善惡對待。所以你要記得這個原則,善跟惡都在三界內,善只是得到樂報,惡只是得到苦報。但是都是三界內,不能解決生死問題,不能離開輪迴。善有時會變成惡,惡有時候也會轉成善,惡轉成善是你要覺悟、你要感化。
所以這個女子說,「不可」,明天,期明天日晚,明天晚上以前我就拿你的命。「言畢卻出」,說完那個女鬼就出去了。「至閣子門,拂然而沒」,走到門前面就不見了,「拂然而沒」,就不見了。「道士乃謝去」,道士也不敢干預這個因果,道士說,謝謝啦,我不敢參與這個事情,你自己看著辦吧,我沒有辦法。為什麼?剛才我們講過了,因果這個東西,哪怕是諸佛菩薩再來,一樣不能違背。你敢介入嗎?你敢介入因果,這冤親債主也把你當敵人,也把你當仇家,因為為什麼?祂認為你違背因果。「嚴公遂處置家事,至其日黃昏而卒。」嚴公自己心裡有數,嚴武死期已到了,交代家人一些事情以後,第二天就死掉了。
摘自《太上感應篇彙編》(第二一六集) 黃柏霖警官主講